保级和夺冠一样快乐 球场成西布朗球迷欢庆地点

继斯坦福桥球场之后,昨天,又一个名称悦耳的球场———山楂球场成为了欢乐的海洋,尽管欢乐的理由有所不同:一个是夺冠,而另一个是保级,但从兴奋程度来看,保级成功的西布朗球员和夺冠时的切尔西球员一样快乐。

从曼联租借而来的理查德森被球迷举在了空中,中场格雷宁则被疯狂的球迷剥成了光猪……整个山楂球场的草皮上再也没有球员和球迷的区别,所有的人像是参加一场嘉年华或者是一个派对,就连身着制服的球场保安也加入了进来。

这样的欢乐,其实来自于一个谜底的解开。自从切尔西提前数周夺冠以后,英超的夺冠就变得没有悬念,但整个英超联赛的精彩程度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,原因就是保级大战的全面打响。相对于仅在切尔西、曼联和阿森纳等少数球队之间展开的夺冠战役,英超的保级大战牵涉面更广,激烈时甚至有将近7、8支球队会争得不可开交,而且时间会持续两个月左右。在这样的前提下,保级大战最后的胜利者才会像夺得冠军的球队一样欢乐。

英超落下帷幕之时,正是中超激战之际。本赛季的中超联赛由于取消了降级,让很多实力不济的球队可以气定神闲地打比赛,反正输了也没有降级。于是有多支球队没有招募一名高水平的外援,更有甚者,某支刚刚冲上中超的球队拿中甲的班底打中超……中超几乎沦为了只有大连、山东、申花等少数球队还充满斗志的联赛,多数球队沦落为无欲无求的“混混”。

连续两年没有降级的足球联赛,恐怕全世界只有在中国才有。它不仅违背了竞技体育优胜劣汰的基本规律,也因此让球迷再次对中国足球失去了最起码的激情。在重庆,一个体育场里有16个看台是空着的;在上海体育场,比赛几乎就是踢给主席台上少数领导和3个球迷看台上的“御用球迷”看的,足球这项全世界最普及的竞技体育项目,在中国的发展之路竟然越走越窄。

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奇妙的自然现象,每年5、6月间,坦桑尼亚北部原本水草丰美的塞伦盖蒂国家公园逐渐荒疏,成群结队的角马、斑马和羚羊开始向北方仍有青草可食的肯尼亚迁移。在大迁徙的高潮,浩浩荡荡的动物大军长达10余公里,途中还要突破鳄鱼、狮子、老虎等猛兽的封锁,但为了生存,角马们仍然乐此不疲倦。假设没有自然界草木的枯竭,也许我们就无缘看到这一自然界的壮举了。

发表回复